海印“神药”:是防治非洲猪瘟的疫苗,还是拉抬股价的“毒药”?

2019-06-13 08:06:39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张雪 王子霖

  “不低于92%”有效预防率的“今珠多糖注射液”已研制成功,并正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海印股份6月11日晚间的一纸公告,犹如平地惊雷,既引爆了自身股价,也将公司、非洲猪瘟、疫苗研制等话题推向公众视野的焦点。

  “今珠多糖”究竟何方神物?研发者“许启太”又是何许人?海印股份是家怎样的公司?“92%有效率的预防”从何而来?困扰全球研发人员五六十年的难题——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就这样实现突破了吗?

  12日下午,上证报记者拨通海印股份电话。反复确认之下,公司相关人士坦陈,该药物“是一种中药注射液,并非疫苗,公告中的说法存在问题”,且“该药物还未获得正式的生产许可”。

  记者又查询“许启太”信息,未找到关于“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注册证明,却发现了来自其“老东家”河南大学纪检监察网的一纸《严重处分警告》。

  随着调查的深入,事件原貌逐步清晰,一条灰暗的利益链正浮出水面——追逐市场热点的资本套路、疑似内幕交易的提前上涨、“拉高减持出货”的惯用伎俩、“海印转债”回售期的日渐临近……

  是疫苗?还是注射液?

  海印股份6月11日晚间公告,公司拟与许启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今珠公司”)签署《合作合同》。基于许启太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对非洲猪瘟的预防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并拥有相关专利技术,公司拟为许启太及其研究团队提供1亿元作为履约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公告称,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含专利申请权),可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预防。许启太是“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权人之一,该专利权用于生产非洲猪瘟病毒感染预防注射剂。

  记者采访到了中国畜牧兽医学会生物技术分会理事、内蒙古农业大学兽医学院的行业资深专家。专家表示,仅从药物名称“多糖”判断,该药物应该为中草药提取物,与兽用疫苗为两种不同概念。

  据专家介绍,目前的非洲猪瘟(英文名称:African Swine fever,简称:ASF)疫苗都不尽如人意,是因为ASFV有复杂的免疫机制。由于疾病本身拥有多种免疫逃避机制,复杂特性以及生物安全条件的限制使得对病原的研究及疫苗研发相对缓慢。非洲猪瘟疫苗研发已有五六十年,还未成功研制出非洲猪瘟疫苗。

  记者随后致电海印股份。在多次向工作人员核实后,工作人员承认,公告中的“今珠多糖注射液”为中草药注射液,并非疫苗,公告中“为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的说法存在问题。

  当记者问到“92%有效率的预防”的说法从何而来时,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银河娱乐地址在线平台详细内容和数据,公司后续会根据进度进行补充披露,现在不便透露。

  显然,海印股份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市场十分看好。公告预测,其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亿元、50亿元、10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10亿元、20亿元。

  尽管此时,“今珠多糖注射液”还未获得正式的生产和销售许可。

  “精明的”海印股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公司在合作合同中规定,“今珠多糖注射液”技术必须达到不低于92%的有效预防率,并且须在2019年6月30日前取得政府有权部门关于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生产和销售的临时许可,须在2019年10月31日前取得政府有权部门关于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生产和销售的正式许可,否则海印股份有权收回给予的投资。

  海印股份这步棋可谓下得漂亮——成了,一本万利;不成,还能把钱拿回来。

  “稳赚不赔”的“今珠多糖注射剂”,随即点燃了海印股份的股价。

  谜一般的“今珠多糖”与网红“海南省农业农村厅”

  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及分析系统中进行了关键词“今珠多糖”、“今珠多糖注射液”的查询,均未查询到和这个关键词有关的专利申请或公开信息。

  搜索“许启太”,记者发现其名下共有个人及联合的35项发明专利,专利内容多与槟榔有关,涉及槟酚香烟、无毒咀嚼槟榔、槟榔豆干、槟榔口香糖、槟榔炭烧咖啡、槟榔可乐等,最近一项专利的发明时间为2019年1月4日。但记者在搜索结果中,并未查询到“今珠多糖注射液”或类似多糖注射液产品。

  “今珠多糖”第一次出现,是在不久前网上流传的一份海南省农业农村厅的红头文件中。“今年5月份以来,我厅组织国内外生猪养殖场(户)的非洲猪瘟感染药物进行对比试验。目前,试验已接近尾声,预计6月中下旬正式发布试验结果。”“为加快研究成果运用,保障我省存栏生猪安全,自接到本函起,可按年出栏500万至600万头生猪使用量进行今珠多糖注射液生产准备,于今年第三、第四季度在全省开展防疫注射全覆盖。”

  据接近海南省农业农村厅的人士透露,已有领导否定了这个文件的真实性。

  于是,12日下午,记者多次致电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同时以邮件形式采访,但截至发稿,均未获得有效答复。

  更有趣的是,据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海口6月12日消息,当天下午3时,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发布公告称,海南南药研究团队经对多种热带植物进行筛选,从中分离出预防非洲猪瘟病毒感染的复方成分,组方制成注射剂,用于预防非洲猪瘟病毒感染,经临床试验,显示出一定的预防效果。

  同样,记者并未在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官网上找到这则通知。

  12日下午,有媒体对此进行了辟谣。

  直至记者发稿,海南省农业农村厅对此依旧保持缄默。

  自导自演,为了拉高减持?

  海印股份的主营业务为商业运营、金融服务和新能源。毫无兽药相关从业经验的海印股份,为何突然涉足动物疾病防治领域?

  先不论业务,此次最直接的受益者,是海印股份的股价及二级市场投资者。

  公告披露后,6月12日,海印股份开盘后直线涨停。

  事实上,纵观海印股份及其大股东海印集团一直以来的资本运作思路,“拉高出货”几乎是一个常用词。

  2019年1月,海印集团刚配合股份回购,在回购进入尾声阶段进行了“精准减持”,一周内通过资管计划专户减持了海印股份0.52%。

  记者注意到,就在4月底,海印股份实际控制人之一的邵建聪又抛出了一份减持计划,将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总股本的2%。

  紧接着,这则“非洲猪瘟疫苗”的公告披露后,海印股份6月12日收报3.15元,距离年内新高无限接近。

  这会是一次历史的重演吗?

  对于业绩陷入近15年来最低谷的海印股份来说,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接连减持对公司股价无疑是雪上加霜。

  2018年,海印股份净利润为1.38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0.13%,净利润水平为15年来最差;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6.86%,净利润同比下降36.27%。其中,扣非净利润仅为1150万元,同比大幅下滑65.17%。

  然而,海印集团似乎并不急于提振公司业绩,反倒是玩起了资本游戏。

  2018年9月,海印集团将海印股份5.64%股份以2.99亿元转让给同为其控制的茂名环星;今年初,海印集团又以融资为由,进一步加大了股权质押力度。目前,海印集团累计质押了所持公司股票的81.94%,占总股本36.92%,在稳步去杠杆的当下,海印集团此举有些格格不入。

  巧的是,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套现和质押股权期间,海印股份已连续两次通过回购股份提振公司股价。2019年1月,刚刚完成首批股份回购的海印股份马不停蹄地开展了二期回购。并且,两次回购期间均伴随着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套现减持,资本腾挪不亦乐乎。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此次公告前,海印股份已出现放量上涨。

  股价走势长期向下的海印股份,险些在今年5月跌破2018年6月创下的2.16元的最低纪录,近一个月的日成交额经常在1000万元低位盘旋。然而,上周起,海印股份的交易额突然扩大。

  合作公告发布的前三日,在没有任何实质利好的情况下,海印股份的日成交额分别扩大至3967.84万元、5026.31万元、8721.35万元。

  是否有内幕消息走漏的嫌疑?

  转债回售期临近

  还有一种观点,将海印此次公告事项与其转债回售联系在一起。

  有资深市场人士对记者表示:“随着海印股份的可转债回售期临近,公司有拉升股价和可转债价格的需要。而这个稳赚不赔的合作合同,后期的实施可能性很小。公司很可能没打算真做这事儿,就是玩了个套路。”

  记者查询以往公告发现,2016年6月,海印股份通过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简称“海印转债”),募集资金11.11亿元,期限6年,用于上海周浦镇商业综合体项目。

  现在,距“海印转债”的回售时间2020年6月只剩一年,根据海印股份的募资说明书,如果公司股票在最后两个计息年度任何连续3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低于当期转股价格的70%时,可转债持有人有权将其持有的可转债全部或部分按债券面值加当期应计利息的价格回售给海印股份。

  “海印转债”初始转股价格为5.26元/股,后经过多次修正,当前转股价为3.03元/股。截至公告前,6月11日,海印股份收盘价为2.86元。

  从财务报告可以看出,海印股份的债务情况不容乐观。

  年报显示,2018年底,海印股份的货币资金由2017年末的22.81亿元降至11.64亿元,缩水幅度接近50%,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长期维持在68%的高点。为缓解流动性压力,海印股份不惜折价抛售其所持的上市公司麦达数字股份。

  据披露,海印股份拟在今年9月30日前,减持麦达数字1157万股(不超总股本的2%)。经查,海印股份2015年认购麦达数字时股价为每股8.6元,麦达数字6月12日收报7.04元。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短期借款10.5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14亿元,长期借款35.16亿元,应付债券16.5亿元,存货达40.55亿元,发放贷款及垫款达7.49亿元,而公司货币资金仅有11.05亿元。

  许启太其人

  记者查询到,许启太,也用名“许启泰”,河南省开封市人,海南绿槟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槟榔科技”)董事长,名下拥有多项槟榔产品相关专利。许启泰曾任河南大学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在绿槟榔公司官网上,许启太同时还是国家新药、保健食品审评专家、国家药典委员会(中药)特聘专家、海南槟榔研究首席科学家。

  公开信息显示,许启太控股及参股的五家企业均与槟榔相关,且未有一家企业与兽药产业关联。

  这几家企业分别是持股36.25%的槟榔科技、间接控股36%的海南万宁绿槟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槟榔生物”)、间接持股约29%的海南绿槟榔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槟榔酒业”),以及间接持股5.44%的海南绿槟榔糖业有限公司(下称“槟榔糖业”)和海南绿槟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槟榔投资”)。

  记者查询发现,这些槟榔资产的出资人多为河南资本,其中还包括多位许启太的河南老乡。以许启太持股36.25%的槟榔科技为例,除许启太本人外,其余股东新乡中房统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乡中房统建”)和自然人刘涛均有河南背景,其中刘涛担任法人和股东的河南籍公司有数十家(房地产为主)。不仅如此,刘涛还任槟榔投资董事长、槟榔科技董事、槟榔糖业执行董事职位。

  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上市公司ST椰岛独立董事刘向阳浮出水面。

  经查询,刘向阳几乎在所有许启太旗下的槟榔企业中担任过高管。资料显示,刘向阳系中国社科院数量金融专业博士后,现为中国国际商会河南商会副会长、河南国际商会跨境电商行业委员会会长。

  此外,持有槟榔科技股东新乡中房统建43.55%股份的王节臣,也与数十家河南地产企业密切关联,同时也是槟榔科技的董事,并间接持有槟榔生物10.89%股权。

  有意思的是,许启太的核心资产,槟榔科技2019年5月曾因建设工程施工纠纷遭到海南海新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起诉(已撤诉)。此外,新乡中房统建去年3月还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失信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据悉,涉及该公司的法律纠纷多达数十项。

  出现过问题的,不止是许启太的公司,还有他本人。

  记者查询到,河南大学纪检监察网曾公告一份文件,许启太曾因专利转让伪造合作方签名,致使合作方起诉学校违规收回专利;因项目经费管理混乱、支出严重违规等问题,受到学校给予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似乎在此之后,许启太将其名从“许启泰”变更为现在这个。直至此次疫苗“神药”事件,将其再度投射到公众焦点视野之中。